cba璧涚▼灞变笢 :第十六章 賓客盡歡(求收藏,求推薦)

作者:屋外風吹涼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cba山东队赛程 www.ciksx.com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重生娘子在種田、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紅樓春最新章節!

    小小的一座后庭院,擺放了一張不大的圓木桌和五只小木椅。

    賈薔笑道:“這怕是諸位吃過最簡陋的一次東道了吧?不過不當緊,今日所食之美味,必不讓你們失望。尤其是馮大哥和薛大哥?!?br />
    寶玉在一旁嘻嘻笑,覺得這種不講輩分脫去禮法桎梏的做法令他身心愉悅。

    賈薔卻又有些歉意道:“寶玉和琪官怕不能盡興,你們應該都喜歡中平的美味,今日所用,有些……”

    寶玉沒所謂笑道:“吃又有什么打緊?又不是老餮?!?br />
    琪官也頷首道:“我更無趣了,因為要養嗓子,平日里連鹽都得小心避開。所以不必理會我們……”

    賈薔笑道:“料到了此事,所以給你們準備了點其他的?!?br />
    說著,對屏門處站著的劉大妞點了點頭。

    劉大妞笑著轉身出了屏門,未幾,就見她端了個托盤過來,托盤上有二粗瓷盤,但粗瓷盤上卻盛放著兩個雖不算華貴但比較精美的小碗。

    碗里盛放著切成大小合適的西瓜、蘋果、梨、酸梅等各式水果,攪拌在一起,碗內還有冰沙和牛乳。

    雖然和后世的冰激凌還有些距離,但已經并不遙遠了……

    各式水果的香味混在一起,酸甜冰涼的氣息迎面而來,讓寶玉和琪官神情一清,眼睛都亮了起來。

    薛蟠看著眼饞,道:“怎就他二人有,我老薛的呢?”

    賈薔笑道:“不急,他兩個像女孩子,所以給他們吃這些。我們吃些爺們兒的,過癮?!?br />
    不等薛蟠再說什么,馮紫英則好奇道:“薔哥兒,你還能從國公府冰庫里取到冰?”

    北方大戶人家通常都會在冬月便開始在冰河里取冰,然后置放在冰窖里。

    規模大者,一次藏冰數萬塊。

    小者,也有上千塊。

    只因夏日酷熱,往往大半藏冰都難以得用,只有三成可用。

    所以即便在大戶人家,冰也不是敞開供應的。

    賈薔搖頭道:“沒有,是我用了個古方兒弄來的?!?br />
    馮紫英明顯眼睛一亮,笑道:“我從《宋朝會要》等古籍里也看到過,宋人善以硝石制冰。只是南宋以后,蠻族南侵,數百年征戰中,前人精華丟失大半,這硝石制冰的秘方也遺失了。雖有人動過腦筋,以生硝制冰,可要么難以成冰,要么制出一點冰來也有硝味,還帶著毒性。沒想到,薔哥兒竟能得到古方兒。僅憑這一方兒,薔哥兒以后也能日進斗金?!?br />
    賈薔搖頭微笑道:“哪有那樣容易,便是在唐宋二朝,宮里和世勛家中仍是以挖冰窖為主。小打小鬧制點冰塊嘗嘗倒也罷了,想大規模的硝石制冰,本錢比挖冰窖還大,不合算?!彼溆蟹ㄗ猶崠恐票?,但這種秘方還是不要過早張揚的好。

    聽賈薔這般說,馮紫英也只點頭一笑,不再多言此事,他正色道:“薔哥兒,我與董家老三關系當真不差,若令舅一家想回碼頭,我可居中說項,不干礙的?!?br />
    賈薔搖頭道:“馮大哥能這樣說,我就已經承情了。只是給董家那位傳話的是東府那位的意思,馮大哥又何苦摻和此事?寧府與貴府關系不差。最重要的是,眼下我舅舅一家也確實不需要再回碼頭上做苦力了?!?br />
    馮紫英聞言,感嘆道:“薔哥兒果與原先大不一樣了……那好吧,不過若何時變了主意,可隨時尋我。一點小事,還耽擱不了寧府和我馮家的關系?!?br />
    正這時,薛蟠忽地猛抽了幾下鼻子,驚疑道:“什么味道,這樣沖香?”

    未幾,就見劉大妞端著一個好大的托盤進來,托盤上擺放了一堆鐵簽子穿成的肉串兒。

    這肉串兒和往日里大家見過的烤肉截然不同,散發著濃郁的香辣氣味。

    在這個勛貴豪門和大多數讀書人家都講究飲食中正平和的世道,這樣香辣刺鼻的氣息,著實罕見。

    畢竟,辣味,其實屬于一種痛覺。

    但正如賈薔先前所言,這是喜歡刺激的男人都會喜歡的味道!

    當托盤放在木桌上,馮紫英謝過劉大妞后,見賈薔拿起三串烤肉,三人一人分得一串。

    入口便是股濃郁的充滿異域氣息的香辣,連毫不遮掩的羊肉腥膻,居然都成了誘人氣味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咀嚼一下,鮮嫩的羊肉肉汁配合孜然、番椒的刺激……

    “球攮的,真是爽利??!”

    薛蟠辣的吸溜,卻高呼痛快。

    平日里他百般折騰只求刺激,如今這般刺激,豈不過癮?

    馮紫英也是個遍身英豪氣的少俠,吃這烤肉,比平日里白水煮肉蘸鹽吃好吃十倍不止,豈有不愛的?

    一旁賈寶玉和琪官卻悄然將椅子往后挪了挪,乖乖,這玩意兒……

    琪官是唱旦角的梨園名伶,一身本領都在嗓子上,平日里鹽巴都不敢多吃,哪敢吃這些?

    寶玉則是因為覺得自己女孩兒般的人品,豈可胡吃海嚼這等虎狼之食?

    賈薔讓劉大妞告訴舅舅劉老實,烤了幾串不放辣椒少灑孜然的烤肉,讓寶玉和琪官嘗了嘗。

    馮紫英和薛蟠二人連吃了十來串烤肉,又見春嬸兒送了一盤冰涼西瓜來,頓時更受歡迎。

    好一通大嚼,又吃了幾盤冰西瓜后,薛蟠和馮紫英方住了口,都覺得有些撐,準備歇歇再戰!

    收手后,春嬸兒送上來木盆熱水供人凈手。

    寶玉和琪官吃的斯文,凈手也是用自帶的帕子擦了擦就好。

    其余人洗凈手后,賈薔微笑道:“其實此烤肉當配涼花雕更好,只是小弟如今囊中羞澀,買不得花雕,只好用冰西瓜代替了?!?br />
    眾人一笑,心中贊他坦蕩,面上都言道這樣吃更合適。

    賈薔用帕子輕輕擦拭著掌心,微笑問道:“舅舅一家因我丟失了生計,我便想以此為其謀生之計,只是我素來學淺不知世情,難免異想天開,故而想請教幾位賢能,此活計可謀生否?”

    薛蟠聞言瞬間對號入座,大為得意,哈哈笑道:“薔哥兒你果然好眼力是個識人的,知道我打十歲起就支立起門戶,你問對人了!我告訴你,這勞什子烤肉絕對能發財!”

    馮紫英卻澆涼水道:“雖然夠味刺激,但難登大雅之堂??純幢τ窈頑鞴倬橢懶?,尋常高門大戶斷不會吃這些的,因為不合養身之道。不過……”馮紫英頓了頓,笑道:“在有些地方,你這門買賣絕對能夠火爆?!?br />
    賈薔請教問道:“什么地方?”

    他自然知道有哪些地方,但他在那些地方毫無跟腳可言,京城水太深,沒有跟腳的去賺錢,尤其是去賺大錢,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馮紫英想了想道:“最好的地方當先自然是賭檔,進賭檔的人,大多數不輸干凈是不肯下臺來的。那個地方群魔亂舞,要是賭累了再配上幾串香辣爽口的烤肉串,豈不是更過癮?其次就是碼頭、客棧這樣的地方,這些地方三教九流云集,一個個也都是口味重的。最后,便是賣與我等這樣的練武之人,武勛子弟。不過要賣與我等武勛子弟,至少也要在像樣之地準備一間鋪子。正好,我在鐘鼓街……”

    “嗯?什么門鋪?門鋪我家有的是啊,要用拿去用就是!”

    馮紫英話沒說完,就被薛蟠劫了胡,最讓他無語的是,這廝天生一送財童子,說的都是真心話。

    賈薔看了馮紫英一眼,然后同薛蟠笑道:“不若這樣,我租賃了兩位兄長的空閑門鋪……”

    薛蟠不樂意道:“拿去使就是,還算什么銀子?”

    眾人都知道薛蟠這不是大話,一個一般的門鋪一年也不過租個百十兩銀子,可薛蟠在賈家族學里那些混帳身上花的就不止三五個門鋪出租一年的租錢。

    賈薔心中感謝這句話來的及時,他正色道:“若只為了生存周全,從薛大哥這里借個門鋪使使不給銀子租錢也就算了??扇緗袷俏司糜?,俗點說,就是為了賺銀子,又豈有占便宜的道理?損人利己,非長相處之道?!?br />
    薛蟠聞言,怔了怔后,笑道:“我老薛果然沒白認得你,成,就按你說的,給租金!不過眼下你還沒開張,等開個個把月,手頭寬裕后再給租金就是?!?br />
    賈薔這次卻沒再客套,以茶盞作酒盅,敬道:“多些薛大哥了?!庇侄苑胱嫌⒌潰骸壩醒Υ蟾繅桓雒牌嘆凸皇沽?,一來人少,二來也謹慎些,先試試水。若果真做大了,再去尋馮大哥借門鋪也不遲?!?br />
    馮紫英豪爽笑道:“好說!那間門鋪就給薔哥兒你留著了,隨時等你來取?!?br />
    馮紫英為人英豪大氣,只是他樂于助人是好性格,可幫的人絕不止賈薔一個,開銷定然很大,賈薔不愿占他的便宜。

    就目前來說,薛家的名號已經足夠用了,因為眼下薛家本就和榮國府相連……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