鐢风cba璧涚▼ :第一百九十八章 如你所愿

作者:云上的悠悠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cba山东队赛程 www.ciksx.com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回到古代開書院最新章節!

    章知府和吳教授、周靖那里還沒定下來,閑著也是閑著,已經被傅振羽感動了的范茗,決定找茬。傅振羽那一臉肉疼,她直接忽略,追問傅振羽:“一舊一新,也要花你好幾百兩銀子吧?我想知道的是,這銀子,你是為我花的呢,還是看詠言面上、或是看我祖父面上,拿來哄我的?”

    “想什么呢,當然為你!”傅振羽用吝嗇的眼神藐視范茗,并道,“誰的面子在我這里都不值錢,值錢的,肯定是這個人,這個人做的事!”

    “我這個人,就值幾百兩銀子?”范茗繼續找茬。

    看了她一眼,傅振羽想了想,實話實說:“現在的你,其實不值這么多。我這幾百兩,是為未來買單?!?br />
    一個才被擼下來的女案首,真不值錢。

    找茬不成反找了不愉快,范茗氣呼呼地起身。偏這時,吳教授和章知府對視過后,邀請周靖坐在官吏那一堆,宣布:“方才爾等已知,鎮遠侯府顧五爺、并天一閣閣主之孫,均在南湖書院。此二人于他處學得騎射,下面,由他們二位,為爾等做騎射演練?!?br />
    不了解情況的顧詠言,見范茗起身,苦笑著跟了起來,先到傅振羽跟前領命,問詢:“師父想要我們兩個做到什么樣?”

    傅振羽道:“盡全力讓這些人震撼,但你輔,范茗為主?!?br />
    “是,師父?!?br />
    讓著范茗唄,這容易得緊——他使全力,也不見得能贏范茗。

    轉身走向主席臺時,顧詠言飛快地和范茗商議了下表演流程。總結起來,就是在最短的時間內,把御、射悉數表演了一圈。且挑的,都是范茗更擅長的部分。

    郁悶的范茗不應,回首。

    夕陽下,傅振羽望著她和顧詠言的目光,像極了祖父送她去府試之前的眼神。那是一種充滿希望,又充滿絕望的期待。如果有別的辦法,祖父不會去期待她一個女子一飛沖天;而她所認識的傅振羽,是個連自己夫婿都不報希望的姑娘。

    若非逼不得已,她會期待自己和顧詠言嗎?

    突然起來的心疼個,范茗不僅頷首,應了顧詠言的提議,還對遠處的傅振羽,無聲地說了四個字——

    如你所愿。

    在周靖的介紹下,顧詠言和范茗齊齊給汝寧府的官吏見禮,由顧詠言報備了二人準備展示的內容后,衙役帶著二人挑選馬匹,換裝,送至跑馬的起點。

    跑馬道是橢圓形賽道,起點在主席臺的東側,終點則在西側,中間則是射箭場。大大小小的書院學子們,圍在跑馬場的四周。

    沿著跑到跑一圈,就等于在眾人面前跑一圈。

    若是一般女孩子,定然羞澀不已。范茗沒這自覺,身為她的未婚夫,顧詠言也沒這種觀點。不等令官發令,二人并駕齊驅,如離弦的箭,轉瞬即逝,只在拐角處慢了下來。慢下來的同時,領先一馬的范茗,與一丈外的顧詠言,同時傾身。顧詠言借馬力向前躍起,范茗反之,出彎道的同時,完成了交換。

    彎道處是幾家小書院的學子。

    那些人,不論年紀,均被這一幕震撼到了。

    范茗和顧詠言從前玩的小游戲,就這么如傅振羽所愿,驚艷著所有人。最讓人驚艷的是,落后一馬的范茗,在終點的時候,重新追趕上了顧詠言。

    二人未下馬,一前一后進了箭場。

    范茗左手抄弓,右手拿箭,策馬,橫跑。箭場橫向距離短,不過二十丈。只見范茗完全脫韁,全憑雙腳勾著腳蹬,飛快地射出三箭后,及時勒馬。

    馬二正前方,中天書院的學子們,驚呼“她過來了”的同時,旋即跟了句“她停下來了”。

    范茗之后,顧詠言緊隨其后,一樣的操作,只是離中天書院的學子,僅剩一臂之遙,驚險得緊。顧詠言下馬道歉后,飛快地轉身。

    此時,范茗已跑到另一側。

    對視過后,二人同時起跑,狂奔中,二人相對射出九箭,箭箭中靶。

    都不用去數箭靶上的成績,傅振羽已開始帶頭狂呼——范茗一個女子,能和侯門出身的顧詠言做出一樣的事,足以讓所有人目驚口呆!

    周靖在臺上,怔怔地望著矗立在寒風中的范茗,想起了李蘊,那個不擅廚、不擅女工,獨擅射箭的女子。他有一種直覺,范茗的成績,要比顧詠言的高。

    為了驗證自己的猜想,他對章知府建議:“大人,驗靶吧?!?br />
    章知府以為他要為南湖書院增色,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依言下令。不大會兒,驗靶人公布結果:“藍箭全在靶心,銀箭有三在內環、一箭外環,其余皆在靶心?!?br />
    他的話音方落,顧詠言和范茗紛紛舉起了自己手中剩下的箭支。

    范茗是藍色,顧詠言,銀色。

    誰勝誰負,一目了然。

    鴉雀無聲之際,南湖書院那里,跟著范茗學了一個月的三名少年,慚愧地低下頭。傅振羽悄悄跑出書院圈子,對圈外百姓區的齊陽,道:“范茗贏了!”

    齊陽輕笑,對傅振羽回了四個字,和范茗商場之前說的,一模一樣。

    如你所愿。

    范茗贏了,接下來的事,齊陽會去做,如傅振羽所愿。

    大比的第二日,不論是書院學子,還是看臺上的官吏,還是最外圈的百姓,只記住了南湖書院,記住了那短暫又驚心動魄的時刻。

    “人家說了,這本領不是在南湖書院學的,不能參賽?!?br />
    “那我們孩子送過去了,能不能跟他們學???”

    人們猜測中,比賽的第三日到來。

    上午比樂,南湖書院一曲六十少年齊吹的邊塞軍曲,原本悲蒼的笛聲,從這群少年口中流出后,變成了激昂奮進的殺敵曲。這些人技巧不足,勝在齊心,被評為第三。

    這就出乎意料了。

    五場比試過后,南湖書院拿了一個第一,一個第三,榜上有名,列在四大書院和府學之后,是柳擎等人,預先想過的最好、且是最后的結果。

    可這禮,還沒比呢。

    錢文舉問傅振羽:“編鐘,咱們還上嗎?”

    傅振羽思索間,柳擎做主:“老夫的意思,不上。原本準備趙麟能拿個名次的,結果那小子拿了第一;昨日又有詠言和范茗一時無兩,今日竹笛群奏已極搶眼,不需要畫蛇添足了。須知,那編鐘不僅是稀罕物,還是富貴之物?!?br />
    “不上?!背聊?,傅振羽做出決定。

    很快,她為自己的決定,感到慶幸,慶幸之余,再次給柳擎施禮。

    禮之考核,南湖書院名列第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