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璧涘骞垮窞c :第263章 迷劍之狐

作者:真費事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cba山东队赛程 www.ciksx.com 推薦閱讀:最強反套路系統、一念永恒、女配師叔修仙路、莽荒紀、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間、我欲封天、極品透視小仙醫、三寸人間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爛柯棋緣最新章節!

    紅秀說完這句,還朝著計緣僵硬地笑笑,但并未在對方臉上看到什么特別的表情,更不可能通過那雙從無變化的蒼目感覺到什么。

    “既然你一不害人二不亂走,待在這花船上想必也不好修行,那么你來大貞所為何事?”

    反正計緣是不信這女子就單純覺得好玩的,要知道這白狐雖然氣息壓得很死,可還是有一些煞氣在的,絕非溫柔小綿羊那一類。

    “先生,聽傳言說,大貞有一位神秘莫測的隱仙,神通廣大法力無邊,外界見過他的人極少,只知道他似乎亦是一名有通天之能的劍仙……”

    紅秀眼神閃爍著說了這么幾句后頓了一下,然后再次看向計緣。

    “是不是先生你?”

    “哼,計先生在問你話,輪得到你反問?”

    肅水水神冷哼一句,運起氣勢壓向邊上的女子,今天只要計先生準備拿下這妖物,他一定第一個動手。

    不光是因為這妖物之前詆毀他,還因為這是一個絕佳的機會。

    在大貞有頭有臉且統屬于龍君的水族之間,都流傳著一件大家心知肚明的事,計先生的神通自然是厲害的,但最厲害的其實更在于計先生對“道”的領悟。

    只要能同計先生結下一些善緣,有那么一絲絲機會能得其“仙人指路”,如龍女那樣大的跨度不敢想,但一定能對以后的修行有莫大的好處。

    只不過這番氣勢到這女子身上似乎也并未有多大反應,后者好像只在意計緣一個人。

    計緣倒是難得笑了一下,看看這紅秀姑娘。

    “神通廣大法力無邊?世上有這樣的修行人?至少計某還沒見過這種能人!”

    對方這么說,基本上也算是承認了一半,而且話語雖然帶著諷刺,可換種角度想,也可以說是,眼前人所遇的修行者,盡皆“不過爾爾”,全都是些一目可窺“邊界”之輩。

    紅秀深吸一口氣來換些些微的忐忑感。

    “計先生,我來大貞其實不過是存了僥幸心思來躲避禍事,并無任何禍亂的想法……您的仙劍,能讓小女子瞻仰一下么?”

    水神杜廣通詫異的看著這女妖,眼神好似在看一個傻子,感覺這家伙不知好歹到這地步,說話沒頭沒尾的還想看仙劍,不怕被一劍斬了?

    計緣皺了皺眉頭,思索了半個呼吸之后點了點頭。

    背后的青藤劍游曳至計緣身前豎立懸浮,逐漸顯現出身形,劍鞘樸實藤蔓青翠,靈動中透著恬淡和素雅,卻獨獨沒有任何劍意和劍氣,好似不是一件殺伐之兵反倒是一件靈翠的藝術品。

    “靈孕青藤,藏鋒萬丈……”

    紅秀下意識的讀出了劍鞘上的文字,似乎能感受到劍鞘中所封存的無盡劍意。

    正所謂物極必反,這畢竟是仙劍啊,此刻一絲一毫的凌厲之意都無,就更能聯想出此劍一旦出鞘,將會展現怎樣的無雙鋒銳。

    肅水之神也是略顯失神的看著仙劍。

    ‘這就是計先生的青藤劍!’

    紅秀看青藤??吹彌苯尤肓松?,眼神都顯得有些呆呆的。

    “好美的?!?br />
    她下意識就想去觸摸青藤劍,也就是這一刻,仙劍微微一震。

    刷~~

    一道肉眼微不可聞的白光自劍身上亮起,這白光雖然視線中極淡,可在心神感應中卻如銀河般雪亮。

    “啊……”

    紅秀慘叫一聲,整個人被彈開數丈遠,直接撞到了這一間雅室的艙門位置。

    “咳…咳咳咳……咳咳……”

    她手腳都有些顫抖,更是在那邊咳嗽個不停,胸中一股壓抑感隨著不斷的咳嗽才散去一些。

    青藤劍依然懸浮在桌案上,從未出過鞘。

    剛剛那是青藤劍自發而起的心神之劍,計緣也沒想到這狐妖能自己作死到這種地步,癡癡呆呆想去摸青藤劍。

    青藤劍是有靈仙劍,可不是一件簡單的器物,也是有自己的脾氣的,有時候脾氣還不太好,狐妖這種心神完全不設防的狀態直接被青藤劍這么來了一下,也是夠受的了。

    “嘖嘖嘖嘖嘖……自作自受!”

    張蕊冷笑著低語一句,再看看邊上王立一副心疼的表情,頓時又氣又好笑。

    肅水之神也是冷冷看向在那里手腳具顫的狐妖,看著她一陣陣咳嗽和站不起來的樣子,剛剛那一下應該是不輕,不過那應該是仙劍自發的警告,若計先生御使仙劍出手,此妖估計就沒命了。

    杜廣通這會越發覺得這狐妖八成是真的腦子有問題,正常妖會這樣去觸摸一把有主仙劍,劍主人看起來再和藹再好說話,又不等于仙劍也好說話,殺伐之兵的性格還能溫和了?

    一邊的王立一面是有些心疼紅秀,一面也終于開始詫異為何沒其他人進來,從剛才到現在,這間雅室里的動靜也不算小了,可外頭大秀船的其他人都毫無所覺,轉念一想明白肯定高人施了法。

    那邊的紅秀被仙劍所傷,面露痛苦之色,她能感覺到四肢上下都沒有傷口,傷的是自己的心神,現在的自己注意力都難以集中,手腳都略有些痙攣,好一會才緩和過來。

    這種“心痛的感覺”可是異常少見的,算是令她心有余悸。

    看到這狐妖竟然這么快又站起來了,計緣連身神色一凝,表面上看不出來,心中卻已顯驚愕,前一刻見狐妖這狀態,他差點就出手了,沒想到恢復這么快。

    結結實實吃了這么一下還能恢復這么快,看來確實厲害。

    “好美的?!?br />
    紅秀小心的接近桌案,注意力依然在已經轉回計緣身后的青藤劍上,這會仙劍雖然已經淡去,但因為心神牽引,還能看到虛影。

    “我要是也有一把仙劍就好了……”

    聽到紅秀這樣的感嘆,現在就是連計緣都覺得這狐妖可能真有些腦子不正常了。

    在計緣的皺起眉頭的定神注視下,紅秀才回過神想起來現在是什么場合,緊張又尷尬道。

    “計先生,我叫涂思煙,來自西域嵐洲淺蒼山玉狐洞天,也是和仙人打過交道的,真的真的未做過多少違道之事……至少來大貞之后沒有!”

    “西域嵐洲?涂思煙?不是涂山思煙?”

    是狐妖而且姓涂,計緣下意識就這么問了一句。

    “???”

    涂思煙愣了一下,不明白為何眼前的人有此一問。

    計緣也沒再作回應,收起桌上的書放進袖中,想了一下才看向這涂思煙。

    “紅秀姑娘,和你平心靜氣的聊這么就,一是我心中存疑,二是不想驚嚇到船中百姓,不過你也別當這秀船娼妓了,找個由頭贖身,離開大貞吧?!?br />
    “哦,?。??”

    涂思煙先是應了聲,隨后突然反應過來什么,趕忙搖頭。

    “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出去!除非先生您把仙劍借我,我回西域嵐洲一趟之后再來還給你!”

    計緣還沒說話,張蕊和水神杜廣通都已經氣得不行了,杜廣通當即站了起來。

    “妖孽,你當真想找死?計先生,既如此就成全了他,無需您出手,杜某就替您拿下她!”

    涂思煙坐得離杜廣通遠了一些,雙手握在一起表情苦悶的看著計緣或者說看著他身后的仙劍,反正這水神也不敢動手,結果卻聽到計緣淡淡的說了一句。

    “那就有勞水神出手了?!?br />
    杜廣通和涂思煙都楞了一下,然后前者立刻大喜過望,后者則是大驚失色。

    “吼嗚……”

    水神低吼一聲,渾身神光驟然亮起,袖中之手泛起一層黑色鱗片,閃電般出手,一把掐住狐妖的脖子。

    涂思煙本是想跳開閃躲的,在計緣開口的那一刻,忽然發現自己身體不聽使喚了,或者說根本就無法動彈了。

    “嗬呃……”

    被鎖死脖子的涂思煙掙扎一下,這才感覺到身體的控制權緩慢恢復,但掐住脖子的黑手中神光煞氣和妖氣都極其危險,令她不敢再過分反抗。

    杜廣通也十分詫異,這妖物居然這么好抓。

    隨后兩人似乎都意識到了什么,一個探頭一個艱難轉動脖子,看向計緣,發現桌案上有一攤水跡,匯聚成了一個小小的水文,正是一個“定”字。

    定身法用在這狐妖身上,計緣是沒多少把握的,但她剛剛心神被傷就不同了,果然困住了她片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