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鑻忓窞璧涚▼ :第597章 瑣事

作者:青空飄雪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cba山东队赛程 www.ciksx.com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替嫁小繡娘最新章節!

    方??醋毆銼歡緋梢豢榭?,已經燉的軟爛的豬蹄,用盡所有自制力才沒讓自己轉開眼。

    “相公,聞聞香不香?”馮輕用手扇了扇,試圖將鍋里冒出來的白霧趕到方錚鼻尖處,“我給你盛一碗?!?br />
    “這豬蹄里可都是膠原蛋白,吃了相公就更俊了?!狽肭崳锪艘幌驢謁?,她覺得自己做的豬蹄湯其實還是很香的。

    “娘子,其實——”方錚盡量忽略碗里的那骨頭包裹著的豬皮,他摸了摸自己的臉,“為夫覺得臉長成這般足夠了?!?br />
    馮輕總算聽出不對來,她視線不停地在方錚竭力忍著的面上及碗上轉動。

    撲哧——

    “相公,你是不是嫌棄這豬蹄?”畢竟這蹄子可是踩過豬糞的。

    方錚一時詞窮,“為夫覺得娘子的手藝好,不過這豬蹄——”

    他不該辜負娘子的一番心意,不過他也實在是下不了口。

    “原來相公也有怕的事啊?!狽肭嶗ち松?,好笑地說。

    “那我要是喝了這碗湯,相公以后還愿意親我嗎?”馮輕自然知曉相公不是嫌棄她手藝,她嘗了一口湯,而后抬頭問。

    回應她的是方錚傾身一吻。

    望著近在眼前的俊臉,馮輕笑彎了眼。

    等一吻結束,馮輕咂咂嘴,臉色羞紅,“相公,一股人參味?!?br />
    捏了捏娘子嬌嫩的臉,方錚輕笑出聲,“嗯,為夫嘴里還有一股豬蹄味?!?br />
    聞言,馮輕沒忍住,墊著腳,又在自家相公的嘴角親了親,順勢還輕咬了一口他的下巴。

    哪怕每日與相公親昵,馮輕仍舊無法控制住臉紅心跳,尤其她輕咬相公時,心臟總忍不住會輕顫。

    “那明日給相公熬雞湯?!彼淙環斤6猿允臣傯秈?,不過他真喜歡的也就拿幾樣,據馮輕觀察,這雞湯就是其中之一。

    “好?!?br />
    “再放些蘑菇?!狽肭嵊炙?。

    “好?!蹦鎰幼芑嶠南埠梅旁謔孜?,方錚摟著娘子的腰,忍不住又嘗了嘗她的紅唇,心更是軟成一片。

    良久,兩人才氣喘吁吁地分開。

    馮輕這才有空問方錚,“相公,這第二場你考的怎么樣?”

    “還不錯?!苯衲甑幕崾雜臚甓際且謊?,并無奇巧之處,能否錄取,端看字跡跟作詩策論是否高超。

    這三日他沒覺得冷,吃的也好,精力自然都放在試題上。

    “考試重要,不過相公的身體更重要?!狽肭嵩僖淮吻康?。

    方錚認真點頭。

    既然方錚實在喝不下豬蹄湯,馮輕再簡單給他燉個豆腐湯。

    看著馮輕忙忙碌碌,方錚有些內疚,左右院子里無旁人,方錚雙手扶在馮輕腰上,親了親她的耳珠,看她耳朵爬滿了紅暈,“為夫幫娘子一起做?!?br />
    “相公幫我燒火就好?!狽肭嵋裁瘓芫?,給他分派了一個任務。

    馮輕做飯越發麻利,不用一個時辰,便做了八菜一湯,另外還有龔強買的烤鴨跟鹵牛肉。

    “相公?!笨醋怕雷擁牟?,馮輕湊到方錚耳邊,小聲問:“要不要讓那兩位一起吃?”

    馮輕說的是那兩個冀王屬下。

    “無需,若是娘子過意不去,不如給他們一人盛一碗豬蹄湯?!狽斤O仁薔芫?,若是可能,他只愿娘子做飯給自己一人吃,方錚對馮輕的占有欲已經不比之前那般。

    “那兩位會不會嫌棄?”方才做飯的時候馮輕也仔細想了,她來這么久,還真就沒看有人吃過豬蹄,也可能是她見識的太少,可那兩位既然是冀王下屬,平常定是吃香喝辣的,還能看得上這豬蹄湯?

    “不會,娘子手藝極好的?!狽斤?隙ǖ廝?。

    馮輕信以為真,盛了兩大碗,打算自己留一碗,給龔強留一碗。

    “娘子,這二人整日守在院子外頭,也是辛苦了,不如讓他們多喝些,暖暖身子,強子哥那碗也給他們吧?!狽斤V攔ㄇ懇膊懷災硤?,他建議道。

    “這樣不好吧?!?br />
    “好?!?br />
    “要不我這碗給他們吧?!?br />
    正巧龔強進門,聽到了兩人的對話,龔強搶步上前,直接端起三個碗,“我給他們端過去,三郎,你跟三弟妹先吃?!?br />
    話落,不容馮輕開口,龔強已經一陣風跑了出去。

    也是他走路平穩,兩只手端了三個碗,竟沒有灑出來一滴。

    馮輕望著龔強的背影,不知為何,她竟看出幾分倉皇而逃的蕭瑟來。

    “娘子,為夫餓了?!狽斤N兆歐肭岬氖?,朝她旁邊坐,“再不吃,飯菜就冷了?!?br />
    “可是強子哥——”

    “都是一家人,無需講究,強子哥讓我們先吃了?!?br />
    馮輕舍不得自家相公餓著,她先給方錚盛了一碗豆腐湯,這豆腐湯里撒了一把切碎的小蔥,聞著很香。

    約莫一刻鐘后,龔強才回來,他手里端著三個空碗。

    “他們都喝了?”馮輕問。

    “嗯,很喜歡?!憊ㄇ窟腫?。

    馮輕將豬蹄剁成了小塊,豬腳下方的都扔了,乍一看,那兩人還不知道碗里的是豬蹄,兩人也沒客氣,一人一碗,啃完喝完。

    等把空碗還給龔強時,才隨口問了一句這是什么湯,喝起來味道還真不錯,肉也鮮美。

    等龔強將豬腳二字說出口時,這二人臉色齊齊大變。

    就差抱著脖子蹲在路邊吐了。

    也不怪他們不認識,他們本也是官家公子,哪怕是庶出,也是不曾吃過豬肉這種下等肉的,等到了王府,就更不曾沾。

    “我勸你們別吐,三弟妹說了,這豬腳湯很補,多喝些沒壞處?!憊ㄇ棵嫖薇砬櫚厝?,“你們雖整日吃香喝辣,不過這種最家常的卻從未碰過,也當真是可憐?!?br />
    話落,龔強還搖搖頭,看這兩人越發同情了。

    跟方錚相處久了,龔強也學了方錚一兩分的高深莫測。

    “這可是豬腳!”那個好說話的差點跳腳。

    “那又如何?”龔強看了一眼這人的腳,“要知道,在一些村里,別說豬腳了,就是耗子肉,他們也是吃不著的?!?br />
    這兩人更想吐了。

    就連一直冷著臉的男人都忍不住變了臉。

    “二位俠士,這世間美味不是你們曾嘗過的,而是你們不曾嘗過的?!憊ㄇ苛糲亂瘓涓呱畹幕?,拿著空碗走了。

    “這,這是什么說法?”一人跳腳。

    另一個冷著臉,“我覺得他說得對?!?br />
    話落,閃身離開了。

    馮輕不知道門外的一番交鋒,等龔強回來時,她招呼龔強快些吃飯,菜都有些冷了。

    馮輕手藝越發好了,方錚跟龔強都吃撐了。

    待三人放下碗筷,馮輕照常去了灶房收拾,將空間留給兄弟二人。

    龔強準備回清豐縣一趟,鋪子里的事就要交給方錚,他擔心自己忘記一些瑣碎的事,干脆想到什么就跟方錚提。

    今日他便將賬本跟這一年賺的盈余都拿來給了方錚。

    “這賬本你先放著,等考完了第三場再看,銀票你跟三弟妹收好,我琢磨著再賺個兩三年,咱們說不定就能將鋪子開到主街上去?!?br />
    同樣的綢緞,主街上賣的就好多了。

    “這倒是不用著急?!彼鷚砦捶?,哪怕開到主街,也護不住鋪子,方錚抽出其中一千兩銀票,遞給龔強,“強子哥,這是你的?!?br />
    “三郎,我知曉你的意思,我現在也用不著這么多,都先留在進貨?!逼套擁姆趾燜崾?,不過鋪子還小,能流動的銀子不算多,他又不需要,等過幾年鋪子做大了再說。

    方錚思忖片刻,從中抽出了三張,“總不能空著手回去,來回路上也要花費,強子哥莫要推辭?!?br />
    “我自己也有幾十兩,足夠的?!憊ㄇ克擔骸澳忝竊誥┒夾枰ǚ訓畝?,留著以備不時之需,這樣,我再拿一百兩?!?br />
    方錚沒再拒絕。

    拿了銀票,龔強便離開,他知曉三郎跟三弟妹三日不見,定是有許多話說。

    自打方?;乩?,馮輕嘴角的笑就沒消失過。

    她攢了三日的話,開始絮絮叨叨地跟方錚說。

    兩口子在一起過日子,最忌諱的就是無話可說,不管何種緣由,一旦無話說,漸漸也就沒了感情。

    這古代講究的是舉案齊眉,卻不適合方錚跟馮輕。

    馮輕知曉她剛與方錚確定感情時也有過不成熟的時候,兩年下來,他們之前雖無轟轟烈烈,卻也是細水流長,她能從方錚眼中看到自己,而她自己也確定滿心都是方錚。

    兩個人一個愿意講,一個愿意聽,這就足夠。

    這一夜,兩人說了足足兩個時辰的話。

    直到隱約聽到了雞鳴聲,馮輕才有些困。

    她熟練地在方?;忱镎伊爍鍪娣奈恢?,閉上眼,很快入睡。

    就著朦朧月色,方錚盯著娘子瞧,怎么都看不夠。

    確定娘子睡熟,方錚小心起身,穿好了衣裳,出了門。

    他就站在院子里,并未開口。

    少卿,兩道身影出現在院子里。

    方錚朝兩人拱手,“多謝二位救了在下的夫人跟兄長?!?br />
    “你要謝便謝我們王爺?!逼鴣跛嗆苣擅?,覺得王爺對一個寒門書生太過禮遇,每三年都有幾十個解元,每三年都有一個狀元,那些狀元也有對王爺示好的,然,過去那些年,他們不曾見過王爺對那些狀元另眼相待,他們想知道這方錚到底有何不同之處。

    直到見了方錚,他們才明白,原來寒門也是能出金鳳凰的。

    方錚沒做聲。

    “還挺謹慎?!被岸嗟惱餿肅托σ簧?。

    他們這些習武之人最不喜遇上的就是這些文人,說話總要留三分,還喜歡兜圈子,讓人可勁的猜。

    大約也只有王爺才有耐性與他們打交道。

    “你放心吧,既然王爺派我們二人過來,自然會保你兄長跟夫人平安?!繃糲掄餼浠?,二人離開。

    不過,身影快要消失時,一人轉頭,“方公子,下回你們不愿吃的,能不能別端給我們?”

    那豬蹄湯他們到底也沒吐出來。

    方錚自然不會再讓娘子為他二人做飯。

    帶了一身寒意回了屋,方錚重新躺下,沒有直接攬著娘子,待身上暖和起來,才再次將人抱住。

    這一切馮輕都無所覺。

    身旁有相公,馮輕這一覺睡的就好許多,一覺到天亮。

    還是方錚叫醒她的。

    “娘子,吃了再睡,可好?”還是龔強出去買的早飯,到家時,粥正好喝。

    “相公?”馮輕還未完全清醒,她還當自己在做夢,之前三日方錚不在,她每夜都會夢到方錚就這般坐在床邊。

    “娘子乖,吃了早飯再睡?!狽斤=稅氡ё拋鵠?,替她穿好了衣裳,一口口喂馮輕喝完了粥。

    吃過了飯,馮輕也徹底清醒了。

    她紅著臉催著方錚自己快些吃,自己洗漱去。

    才擰好濕帕子,外頭傳來龔強的聲音。

    龔強喊的是方錚。

    放下碗筷,方錚出去,很快又回來。

    “相公,強子哥找你有事?”見方錚又端起碗,馮輕連忙上前,試了試碗邊,覺得還是溫熱的,便讓方錚繼續吃。

    “無事?!狽斤R⊥?,并未細說。

    馮輕放下心,繼續收拾。

    馮輕做飯在行,但是擺弄頭發卻不太行,在外頭不比家里,自然不能隨便扎個辮子,她學著這里的許多年輕婦人那般,頭發挽起來,插上方錚送她的釵子,再系塊自己繡的帕子。

    雖無多的首飾,倒也清雅。

    收拾好,馮輕準備去灶房。

    還不待她出門,方錚在她身后提醒,“娘子,前頭鋪子有人尋你?!?br />
    “誰找我?”馮輕奇怪地問,“相公怎么知道有人找我?”

    “方才強子哥說的?!狽斤2喚舨宦鼗氐?。

    倒是沒說誰,反正不管誰,方錚都不在意。

    馮輕好笑地看著方錚,她小跑著回來,在自家相公臉上重重親了一下,不待方錚反應,又跑了出去。

    “韓小姐?”等馮輕到前頭鋪子時,韓小姐已經喝了兩杯茶了。

    她打量馮輕,見馮輕面色紅潤,樸素的衣裳都遮掩不了麗質容顏,不由贊嘆,“若是等方夫人這般美人,再久本小姐都能等得?!?br />
    馮輕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

    容貌上她雖略勝韓小姐一籌,可韓小姐是大家小姐,身上自有一股旁人模仿不來的高貴氣質。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