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璧涘闈掑矝c :第170章 虛與委蛇

作者:巴西松子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cba山东队赛程 www.ciksx.com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630BOOK.LA ,最快更新貴妃有心疾,得寵著!最新章節!

    “隨便?!背碌?。

    “早膳在廚房里溫著,你自己進去拿?!鼻匭愕?。

    楚月就把廚房的百合蓮子粥拿出來了,吃了粥,她便看向秦宣了:“殿下要怎么安置我?”

    安置?

    秦宣沒說話,只看著她。

    楚月就等他的話,心里想的卻是,臭男人不知道什么來歷,手底下暗衛手段著實不凡,她自己行動怕真有風險,這幾天不宜行動,要避避風頭。

    “在我這院子里住著,無礙?!鼻匭砸懷僖?,便道。

    “殿下,你這里真的安全嗎,我擔心?!背驢戳絲湊庠鶴?,說道:“我不想被帶回去伺候他了?!?br />
    “他待你不好?”秦宣看她道。

    楚月搖搖頭:“他待我是極好的?!?br />
    “那你為何要跑出來?”秦宣便問道。

    楚月就不說話了。

    秦宣早明白她的心意了,看她這樣被他問了這么個問題,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眼里就帶上了柔和了。

    這是喜歡他,所以不想伺候他皇叔。

    他皇叔待她是好,但卻并不是她想要的,她想要的,是自己對她的好。

    他皇叔那人雖然愛裝了些,但其實長得也不錯,可她卻依然不惜冒著得罪他皇叔,會被他皇叔所厭棄的風險,也要大老遠跑到廖城這來找他。

    秦宣既有點感動,又有點愧疚,因為他對她并沒有她想象中的那么非她不可,可除此之外,還有些他也不清楚的得意。

    在女人這一事上,他皇叔那是遠不及他的。

    自古最難消受美人恩啊。

    秦宣輕嘆了聲,道:“你的心意我都知道?!?br />
    “什么心意,你別胡說,我跟你秦王殿下可一點關系都沒有!”楚月起身,一臉堅強道。

    “過來?!鼻匭熗聳?,道。

    這一過去自然是要被他拉入懷里的,楚月可不想過去讓他占便宜,這渣男比和尚都臟,站著沒動,理都沒理他的。

    秦宣無奈,小女人就是一副朝天椒的脾氣,便自己起身過來了。

    楚月立刻后退,碰都不讓他碰一下,還道:“我困了!”

    擺明了就是生氣他對她的心意竟然索然不知。

    秦宣心里明白,就看著這脾氣大的小女人直接轉身回屋去了。

    他又豈會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她這么千里迢迢過來,想要的,其實也不過是他的一個承諾而已。

    只是這個承諾,他要怎么給?

    說起來也是他在紅妝園招惹了她,不然她也不至于會這么不管不顧這么沖動過來找他。

    “月兒,你好好休息,本王還有事,就先去忙了?!鼻匭睦鎘欣?,也就對著緊閉的門扉說道。

    因為他還有事情要忙,所以就留楚月自己在院子里了,還叫暗衛每天都專門去酒樓里提飯菜會給她吃。

    楚月可不是個待得住的,自己待了兩天后,就四處踩點,表面上就是在找吃喝玩樂的地方,其實是準備遛了。

    她也是看出來了,雖然現在不敢碰她,不過秦宣明顯對她是有心思的,估摸著是在探臭男人那邊的態度。

    她哪里知道那臭男人什么時候會把暗衛收回去?一旦暗衛走了,秦宣可不會對她客氣。

    因為很顯然,他那想包養她的心一天比一天強烈了。

    剛來的時候,他雖然高興,但其實是有些抗拒的,她還能看不出來這渣男是想怕被連累么?

    不過現在么,估摸著是開始想法子想要把她留著自己享用了。

    這里不是久待之地。

    楚月這天就開始流連賭坊了。

    秦宣忙完就聽到暗衛稟告了,他皇叔的暗衛還在繼續搜查她的下落。

    他過來院子的時候就沒看到人了,也就聽說了在賭坊的事,倒是有些挑眉,沒想到她這愛好,倒是跟悅兒一樣。

    于是他就也過來了。

    便看到了易容后的楚月了,秦宣看著,就如同看到了昔日與悅兒相識的模樣了。

    不過他很清楚,此月兒非彼悅兒。

    秦宣便擠過來了,就護在楚月身邊,楚月也注意到他了,哼了聲別過臉去,說道:“你來干嘛,我運氣正好,你別給我帶霉運來?!?br />
    “贏多少?”秦宣俯首在她耳邊說道。

    這渣男,一套撩妹手段屢次用,一點不新鮮,以前就是這樣撩她的,不知道他身份的時候,她都打算跟他打野火包來著。

    不過現在么,楚月心如止水,還推了他一下,道:“你注意點影響,我贏了二十兩銀子?!?br />
    “太少了,我帶你贏更多?!鼻匭謁纖檔?。

    不出意外的,就看到了她嘴角帶著喜色了,心下便是一笑。

    就這么喜歡跟他親近?真是個容易滿足的小女人。

    秦宣也是賭場上的老手,哪怕這賭場不是他的,可是他也照樣贏錢。

    等從賭坊里出來,楚月荷包里就多了二百多兩銀子。

    “殿下,你別以為這樣,我就會原諒你?!背碌?。

    “在外邊,叫我宣大哥?!鼻匭愕托α松?,說道。

    “宣大哥?!背潞吡松?,卻也從善如流喚了聲。

    不僅神態像悅兒昔日的時候,這一聲宣大哥喚的,也格外像。

    不過他也是喜歡府上已經為他生下長子的悅兒的,悅兒只會在床上,被他寵的時候,才會嬌滴滴地喊他宣大哥。

    每當那個時候,他都會格外的憐惜她。

    這德行楚月一下就看出來了,回味往昔呢,不過顯然何悅容把他伺候得不錯,所以即便是這樣,他都是不曾懷疑過的。

    “怎么跑出來賭坊玩了?”秦宣便問道。

    “我自己在院子里閑著沒事干,自然就只能出去找找樂子了?!背濾檔?。

    “你怎么會這些的?不是自小在廟觀里長大的?”秦宣看她道。

    “上次在襄城,鯤鵬小哥教了我,還有,那個男人他偶爾也會去賭坊,也會帶我一起去?!背亂壞閶沽Χ濟揮?,給抹黑道。

    事實上并不是,那個臭男人最大的興趣愛好就是她。

    尤其是她乖得跟只貓兒一樣,可憐兮兮的時候,他是最喜歡欺負的。

    至于什么逛青樓進賭坊這些,他都是沒什么興趣的。

    秦宣便一臉復雜了。

    真是看不出來啊,他皇叔那樣的人,竟然還會帶女人去賭坊。

    不過連不顧月兒意愿,直接把她強勢圈養在外這種事都干得出,進賭坊也不是那么難以接受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